《火星救援》:马克兄在火星上独自支撑500天,肠道微生物咋办?

摘要

你知道吗?宇航员在工作期间特别需要注重肠道微生物的补充。历史上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类——苏联宇航员加加林,在训练期间就每天补充双歧杆菌。阿波罗登月计划期间,美国宇航员更注重益生菌调理,杨利伟训练期间服用“水苏糖”(一种膳食纤维)。

作为一部难得的硬科幻佳片,《火星救援》上映后赚足了口碑和关注(印象中上一回是《星际穿越》)。马克·沃特尼的智慧、勇敢和乐观感染了很多人。影片中,马克兄一个人坐在火星的山头,或是孤独地行走在比荒漠还要荒凉的大地上,面对着红色星球广袤无垠的萧肃,他的感慨不是“妈呀,我要死在这里了”,而是“我独自拥有这颗星球”,酷毙了。

为了解决食物储量不足的严峻事实,马克作出的决定疯狂却又理性:在火星种土豆。作为芝加哥大学的植物学家,他的自信源自“科学”。然后,依靠存货和新种的土豆,马克在火星上生活了500天,直到获救。

从营养学角度看,马克这种吃法,尤其是后期每天只能吃土豆,是很有问题的。电影里有个细节是马克在擦身上的血,就是缺少维生素K引起的出血症(学名:获得性凝血酶原减低症)。

对一个营养正常的人来说,维生素K一方面来自绿色蔬菜,另一方面来自于肠道微生物的合成。但马克不仅吃不到绿色蔬菜,而且由于特殊的饮食和环境影响,他的肠道微生物一定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那么,问题来了?

学挖掘机……哦不,宇航员需不需要补充肠道微生物?

事实上,宇航员补充肠道微生物,早就不是一个新鲜话题。

历史上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类——苏联宇航员加加林,在训练期间就每天补充双歧杆菌。据说,苏联航天部门对双歧杆菌的认识比生物部门还要深入,目的是综合调理宇航员肠道,防止在太空中突发肠道疾病,或是放屁过多……在狭小的太空舱里,你懂的……

阿波罗登月计划期间,美国宇航员更注重益生菌调理,毕竟登月计划在太空一呆就是十几天以上。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人还意识到了膳食纤维对益生菌定植的促进作用,除了给宇航员补充益生菌,还补充膳食纤维。

2003年,杨利伟乘坐“神舟五号”飞上太空,成为中国第一人,训练期间就有媒体报道杨利伟服用一种叫“水苏糖”的东西,那其实就是一种膳食纤维。媒体没有关注到的是,杨利伟不是只补充“水苏糖”,也要补充益生菌。

和这些真实的航天员相比,马克兄的境遇还是很特殊的。毕竟,就算是登月,也只需离开地球几十天,而我们的马克兄要在火星上生活500天(还不算地球到火星的旅途)。

地球上的我们每天可以通过接触、呼吸、食物等,从微生物无处不在的环境里直接获取微生物。但马克兄位于生命绝迹的火星,根本接触不到微生物(居住舱里大概有很少一部分从身体脱落的微生物),并且每天吃着不健康的食物……肠道微生物若能一直保持平衡还好,一旦出现失衡或者崩溃,就很难恢复过来。

所以,虽然影片里没有讲,但相信,NASA应该是给宇航员配备了益生菌的。否则,马克兄除了忍受孤独,可能还要忍受便秘、消化不良、多屁……之苦了。

 

广告也精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答题送积分

下列那项不利于防止宇航员在太空中突发肠道疾病?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