粪便移植 一种剑走偏锋的重口味疗法

摘要

人体肠道里有数目和种类众多的微生物,包括有害菌和有益菌,它们维持着一个动态平衡。粪便移植的本质是将益生菌移植到了病人的肠道里,维持肠道菌群平衡。

2006年,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大学附属医学中心住进来一位老太太,81岁高龄。

病因是尿路感染引起的并发症。身上长了严重的褥疮,发着高烧,无法进食。

医生给老太太用了很多抗生素,结果适得其反。抗生素杀死了老太太正常的肠道菌群,艰难梭状芽孢杆菌乘机感染肠道,导致了严重的腹泻和肠炎。医生又赶紧给老太太用了万古霉素,一种针对艰难梭状芽孢杆菌的抗生素。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过多久,艰难梭状芽孢杆菌变异,对万古霉素产生了耐药性。

老太太眼看着快挺不过去了。一位名叫Max Nieuwdorp的年轻医生没有放弃,他查了很多文献,一篇“古老”的文章吸引住了他。就好比从卷帙浩繁的典籍中发现了一门失传多年的神功一样。

其实文章也不算特别“古老”,发表于1958年,介绍了一种名叫“粪便移植”的重口味疗法。

Nieuwdorp望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太太,决定试一试这门并非出自正统,甚至带着一丝“邪魅”的功夫。Nieuwdorp首先清洗了老太太的肠道,将尽可能多的艰难梭状芽孢杆菌洗下来,然后,向老太太的儿子索要了几坨便便……再将便便的提取物和盐混匀,用鼻饲管直接注入到老太太的肠道里。

三天后——没错,仅仅过了三天,老太太自己走着就出院了。

Nieuwdorp简直不敢相信,他这一“死马当活马医”的举措,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拯救了一个人。

Nieuwdorp又在更多的艰难梭状芽孢杆菌感染患者身上使用了“粪便移植”大法,由于这门“功夫”实在太过恶心,Nieuwdorp总是在同事们出去吃饭的时候偷偷进行……神奇的是,最终,6例接受了“粪便移植”的患者无一例外都康复了。

Nieuwdorp在医院的内部会议上介绍了他的成功经验,却遭到了质疑甚至嘲笑。

但Nieuwdorp没有气馁,经过多年的坚持和努力,他成了“粪便移植”治疗领域的权威专家之一。“粪便移植”也逐渐被更多的医生接受,有望进入到主流的医学体系里。

 

“粪便移植”大法是基于怎样的逻辑呢?

原来,人体肠道里有数目和种类众多的微生物,包括有害菌和有益菌,它们维持着一个动态平衡。当有害菌大量增殖(比如不小心吃了变质的食物),或者抗生素的使用杀死了大量有益菌后,肠道微生物菌群会失衡。一般来说,失衡的肠道菌群会自己恢复平衡,但在某些严重情况下,例如上面案例里的老太太,病情实在太严重,肠道菌群根本恢复不过来。

与此同时,在健康人的便便里,有着几乎完整的全套肠道菌群,将其移植到患者体内后,就好比走投无路之际,忽然杀出了一支规模庞大的援军,兵精粮足,势不可挡,有害菌面对这支天降神兵,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粪便移植”既古老又新颖

“古老”在于,公元4世纪的中国,一位叫做葛洪的名医就利用了“粪便移植”治疗食物中毒、腹泻,并记载在他的著作《肘后备急方》中。“新颖”在于,如今,只有少数人接受了这种疗法,仍然需要大量的临床实验来验证其可靠性和安全性。

我们更期待,当揭开“粪便移植”的面纱,直面它的本质,我们其实是将益生菌移植到了病人的肠道里,总有一天,我们无需再使用重口味的便便,而直接利用提取出来的纯净的益生菌。这一天,不会遥远。

 

广告也精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答题送积分

粪便移植的本质是?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