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肥胖很可能是肠道微生物群组间的一场博弈

摘要

导致肥胖的原因是综合性的。肠道是人体食物消化吸收的主要场所,寻找肥胖的原因,要从肠道入手。肠道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食物的消化不仅仅是人体自身的事情,还有规模庞大的微生物参与到此项工作中来。

肥胖是个流行的话题。一方面,这是一个“以瘦为美”的时代,另一方面,生活水平的提高令脂肪的积累有了充足的物质基础。毕竟,我们已经不用担忧“能不能吃饱”,却可以憧憬“哪里的美食更好吃”。

 

社会进步引起的饮食结构的改变,是肥胖人群增多的初始原因。从这个角度说,肥胖是一件幸福的烦恼。2013年6月,美国医学会将肥胖列为疾病,一夜之间,三分之一的美国人病了……“肥胖是病”的论断仍然存在异议,但最起码,肥胖是很多爱美或健康人士的“心病”。为了减肥,有人潇洒地“告别”了早饭或晚饭,城市的街头多了很多奔跑的身影,电视购物里减肥类药物乐此不疲……然而,无论多么努力,很多人还是在减肥之路上败下阵来。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世界上还存在另一类“怎么吃都长不胖,吃饭简直是在浪费食物”的人,令胖纸们唏嘘不已。

 

肥胖的“肠道菌群”线索
导致肥胖的原因是综合性的。肠道是人体食物消化吸收的主要场所,寻找肥胖的原因,要从肠道入手。肠道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食物的消化不仅仅是人体自身的事情,还有规模庞大的微生物参与到此项工作中来。近年来对肠道微生物的研究发现:人体肠道中微生物种类超过了1000种,数量达到惊人的100万亿个,是人体自身细胞数的10倍,微生物的基因数是人体自身基因数的150倍,有着多达330万个基因。如此庞大规模的微生物群集结在肠道里,给了科学家们无限的联想。

 

2012年,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赵立平教授发现了一种可能导致肥胖的细菌——阴沟肠杆菌(听名字就觉得很邪恶有木有……)。赵立平团队发现,阴沟肠杆菌广泛存在于病态肥胖人群的肠道里。随后,赵立平团队找来一群“怎么吃都长不胖,吃饭简直是在浪费食物”的老鼠,向它们肠道里注射了阴沟肠杆菌,然后每天喂它们营养丰富的美食,最终将这群原本怎么都长不胖的老鼠硬生生喂成了大胖纸……
赵立平团队又进行了另一项研究,让一位过度肥胖的人类患者每天坚持摄入“全谷类、传统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和益生食物”,9周后患者体重减了30多公斤,更重要地是,存在于患者体内的阴沟肠杆菌降低到了“不可检测”的水平。这些证据都表明,阴沟肠杆菌“有可能推动了人类肥胖的形成”。这是国际上找到的第一例可以引起肥胖的人体肠道细菌。

 

2015年,在肠道微生物领域二十五年如一日的赵立平教授又为“小胖威利综合征”找到了肠道微生物层面的线索。“小胖威利综合征”听起来萌萌的,却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儿童遗传性肥胖。患儿有持续的饥饿感和暴食症,到了怎么吃都吃不饱的程度,往往3岁时体重就达到了80斤以上,导致各种并发症并危及生命。
赵立平团队通过第二代测序技术,发现患儿存在肠道菌群结构失调的特征。与上一项研究相类似的,赵立平团队在为患儿提供了“全谷类、传统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和益生食物”后,发现患儿的饥饿感得到缓解,暴食症得到较好的控制。再次测序发现,患儿肠道的菌群结构发生了积极的变化,双歧杆菌(一种益生菌,被誉为人体健康晴雨表)的数量显著升高。这项研究再次表明,肠道菌群的变化是肥胖的重要因素之一。

 

益生菌的减肥作用

在证明肠道菌群与人体肥胖有关后,肠道益生菌大摇大摆地走到人们的视线前,大有充当起“胖纸救星”的架势。肠道益生菌是指一类定植于人体肠道,能产生确切的健康功效从而改善宿主微生态平衡、发挥有益作用的活性微生物。常见的有乳酸菌、双歧杆菌。

 

人体曲折阴暗的肠道里,有两股形态微小但作用强大的势力,一个是益生菌群构成的益生阵营,一个是有害菌群构成的“邪恶”阵营。两大阵营经年累月地在肠道里交锋,它们的数量在动态地变化着,人体很多疾病,例如二型糖尿病、肠易激综合征、结直肠癌、肥胖等,都被证明与肠道菌群结构的变化有关。具体到人体肥胖,益生菌除了可以抑制邪恶的阴沟肠杆菌等“肥胖元凶”生长外,还能与肠道发生作用,调节人体代谢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从多个维度影响“脂肪的堆积”。

 

例如,研究发现,益生菌能调节肠道激素的释放,从而参与到人体血糖稳态的平衡,起到减肥的效果;
又如,益生菌能与肠道一起建立菌膜屏障,阻止一些有害物质进入血液。反之,当益生菌数量减少时,肠道菌群结构改变,肠道通透性增加,大量内毒素进入血液,会引发人体慢性炎症,最终导致肥胖。还有研究发现,服用益生菌会增加饭后的饱腹感,饭吃的少了,也就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控制体重的目的。

 

有了这么多科学证据,想必很多胖纸们动心了,恨不能抓起一把益生菌往嘴里塞。除了益生菌,还有一个经常被提及的概念叫“益生元”,益生元可以理解为益生菌的食物,能刺激益生菌群在肠道里增殖。肠道菌群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微生态系统,每个人的肠道菌群组成都不一样,个性化很强,想要调节它的结构,使之朝着利于减肥的方向发展,并非一件快速、容易的事情。前文提到的赵立平教授,曾经也是一个胖纸,他在探索肥胖与肠道菌群的关系时,也不忘在自己身上进行实践,他通过一套饮食干预方案,成功减掉了40多斤体重。

 

肠道微生物组研究是一个很新的领域,但它对人体健康的重大影响已经引起了科学界的全面关注。
相信不断会有捷报从科学前线传回。你的肥胖,很可能,是肠道微生物群组间的一场博弈。

广告也精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答题送积分

下列哪种菌会推动人类肥胖的形成?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