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酒」是本能?当心肠道里TA成了伤肝的“中介”

从果蝇、蝴蝶到羚羊、野猪,乃至黑猩猩和大猩猩,都有观察到嗜酒的现象,在动物界的确不仅是人类才爱好酒精。这是因为在自然条件下,酒精往往同糖分丰富的食物联系在一起,只有那些熟透了的甜美果实或者花蜜,才会偶然被酵母菌感染发酵出酒精来。酒香四溢,也意味着一顿不可多得的高热量美餐就在附近。人类爱酒,只是延续了我们祖先的本能罢了。

碰上度假过节、亲友聚餐这类活动项目,人一多似乎都免不了酒的助兴,对很多人来说又是一个尽情“沉醉”的假期。

从白酒、葡萄酒再到药酒,人们把酒也玩出了各种花样,虽说酒可助兴,但越来越多研究显示,“适度”饮酒也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不管其宣称自身有何种有益作用。

Bottles of assorted alcoholic beverages.

有研究表明,酒精摄入与7种癌症的发病风险升高有关,其中包括了食管癌、肝癌等中国高发癌症。但是相对的,也有一些指南说可以“小酌怡情”。

2017年一项队列研究认为,“适度”饮酒也会对认知功能造成损伤。而接下来《自然》杂志上发表的最新研究告诉我们,酒精会给干细胞DNA造成永久性伤害,提高多种癌症风险!特别是喝了酒就“脸红”的人群,更容易在酒精代谢产物乙醛的影响下,出现DNA损伤,导致血液疾病,真的真的尽量别喝了!

 

喝下的酒精去哪了

总说“酒肉穿肠过”,其实喝酒后80%被小肠吸收,剩下的20%经由胃吸收。还没不到一半路程就被完完全全吸收了。就吸收速度而言,高度酒比低度酒更快,不过由于气泡酒中的碳酸能减少酒精在胃中停留的时间,从而使得酒精更快的进入小肠,快速大量被吸收。所以如果白酒、啤酒混着喝,白酒的高浓度和啤酒中的碳酸合伙后,能让酒精吸收的更快。同理还有红酒加雪碧、可乐。

酒精虽然在胃里不做久留,却足以刺激胃黏膜,使之充血和胃酸分泌增加,结果就是引起呕吐,并且吐的多是酸水。一旦被吸收,酒精就会迅速通过血液循环来到全身各处。由于脑对酒精十分敏感,所以语言、行为等表现也更明显。

Close up shot of group of people clinking glasses with wine or champagne in front of bokeh background. older people hands.
 

酒精对肠道菌群的影响

前几年有研究发现,在葡萄酒中分离出了可能对人体健康有利的细菌,其中有乳杆菌。这些细菌的生存能力,甚至可能好于已知的对人类健康有益的几种细菌。这一结果并不意味着每天喝几杯葡萄能补充益生菌了。葡萄酒酿造中的硫化过程(向酒中添加防腐剂亚硫酸盐)会消灭酒中大多数细菌。所以还是不要抱侥幸心理啦。

有研究选了99名酒精依赖综合征患者,其中包括部分肝硬化患者,分析了他们的肠道菌群的分类及功能组成。结果发现,酒精依赖及肝硬化,与肠道菌群群落结构及代谢的变化相关,大致如下:

①是否肝硬化患者,酒精依赖对肠菌的特异性影响明显不同。

②促炎症的肠杆菌科等条件致病菌与酒精依赖相关,或更轻易就能侵害身体。

③可产生丁酸盐等有益菌减少;

④与酒精代谢及毒力因子相关的菌群功能,在酒精依赖性患者中增加。

 

肠道真菌成“伤肝中介”?

长期摄入酒精会增加小鼠肠道真菌种群,促进真菌产物——β-葡聚糖进入体循环。 β-葡聚糖通过一些途径可诱导肝脏炎症,增加白细胞介素-1β(与免疫功能相关)的表达和分泌,损伤肝细胞,并促使酒精性肝病发生

人群中也发现,酒精依赖患者肠道真菌多样性下降,念珠菌(一种真菌)过度生长这也必然影响肠道菌群平衡,而负责绝大部分免疫力和营养吸收的也正是肠道菌群,除了“伤肝”,对身体还会造成更多方面的不利影响。

很多朋友问过我们,如何喝酒才能不伤身?其实答案就是:不喝。实在无法推脱的时候,也要注意喝的量和频率,基因型不同,酒精代谢能力就不同, 也决定了一个人的酒量大小

02

那问题来了,怎样才能知道自己真正的酒量呢?

微醺—酒精代谢基因检测,针对受检者四个关键位点的三种基因型(乙醇脱氢酶ADH2(又称ADH1B)基因、乙醛脱氢酶ALDH2基因、GABRA2基因)进行精准检测,使您了解自身的酒精代谢能力,提供个性化的饮酒建议、合理饮酒。毕竟一副健康的身体才能更好更久地享受生活~

不戳链了解下吗?

01
 

参考资料:

1、Juan I. Garaycoechea, Gerry P. Crossan, Frédéric Langevin, Lee Mulderrig, Sandra Louzada, Fentang Yang, Guillaume Guilbaud, Naomi Park, Sophie Roerink, Serena Nik-Zainal, Michael R. Stratton, Ketan J. Patel. Alcohol and endogenous aldehydes damage chromosomes and mutate stem cells. Nature, 2018; DOI: 10.1038/nature25154

2、https://m.guokr.com/article/439278/

3、Dubinkina VB, Links of gut microbiota composition with alcohol dependence syndrome and alcoholic liver disease.Microbiome. 2017 Oct 17;5(1):141.

4、Yang AM1,2, Inamine T1,3, Hochrath K1, Chen P1, Wang L1,4, Llorente C1,4, Bluemel S1, Hartmann P1,

Intestinal fungi contribute to development of alcoholic liver disease.J Clin Invest. 2017 Jun 30;127(7):2829-2841. 

5、https://www.guokr.com/article/92413/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华大基因营养

广告也精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