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埃隆·马斯克:身家百亿,仍在一线抗疫

01

近日,在著名的衰老研究科学家亚历克斯·扎沃洛科夫的《福布斯》专栏中,一位中国企业家被比作“中国的埃隆·马斯克”。他就是曾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国卷”绘制工作、全球领先的生命科学研究机构华大集团董事长、联合创始人汪建。

在全球商业领域活跃的企业家中,许多人都以创新著名,如杰夫·贝佐斯、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马克·扎克伯格和史蒂夫·乔布斯等。而埃隆·马斯克则独树一帜,被赋予了颠覆式的发明者和高科技企业家的头衔。他致力于大胆的新想法和新技术,逆潮流而上,在外界的质疑和争议中不断向前,最终将自己的愿景付诸实践,成为一个传奇。

在亚历克斯·扎沃洛科的笔下,汪建也是这样一位传奇人物,他敢于打破传统边界,致力于实现自己的宏伟愿景。这也是为什么汪建被比作是中国的埃隆·马斯克,他推动中国跻身全球测序行业的前列。

文章提到,汪建提出过一个概念:“希望员工保持健康,活到100岁。华大员工们都认真对待自己的健康,定期监测并掌握自己的生理、传感器、血液、核磁共振、微生物等方面的数据”,这个项目看起来比许多知名企业的基线项目还要先进得多。

02

汪建在武汉华大实验室内

在中国的基因科学领域,汪建也是这样一位传奇人物。在他的经历中,既有代表中国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魄力,也有抗击SARS时的一马当先,还有在新冠肺炎肆虐之际的逆行武汉助力。

如今全球疫情依旧严峻,国内疫情反复,汪建和他背后的华大仍坚守在抗疫一线,守卫家园。

 

01

排除万难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

带领中国基因组学走向世界

在汪建的履历中,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国卷”的绘制工作,可以说是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时刻。

20世纪70年代,测序问题得到解决,科学家们终于可以对一个人的基因组图谱进行分析,在纳米尺度上对生命起源问题进行全面观察和分析。到了1986年,意大利生物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杜尔贝克,呼吁绘制人类的全基因组图谱,从根源上解开人类生老病死的奥秘。4年后,美国政府宣布至少投入30亿美元、耗时15年时间,联合多国科学家开展人类全基因组的测序和分析。这被称为继造出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后,20世纪人类最重要的三大科学工程。

1999年,在伦敦举行的第五次人类基因组测序战略会议上,华大做了一个石破天惊之举:代表中国承接人类基因组计划1%的测序任务。对于“人类基因组计划”,汪建曾表示,人类基因组有30亿个碱基对,这种巨大的数据量,如果没有组学的方式进行系统研究,仅仅依赖过去的分子生物学和还原论的模式,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在认识论上,一定要按照生命的中心法则,从根上、从基因开始去认识生命。这是汪建坚持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根本原因。

在一次采访中,汪建说道,从人体解剖到显微镜,到对生老病死的真正解读,每上一个台阶,就会带来更广阔的认知和突破。基因组科学的革命会是生命科学史上伟大的革命之一,并且已经带来更有影响力的一场革命。同时他坦言,“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巨大成果和影响,带来了革命性的技术发展和科学发现,进一步坚定了华大对基因组产业未来的信心。

近年来,国家的政策利好也让华大这样的前沿企业有了发展的丰沃土壤——“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都提到,要着眼于抢占未来产业发展先机,在类脑智能、量子信息、基因技术、未来网络、深海空天开发、氢能与储能等前沿科技和产业变革领域,组织实施未来产业孵化与加速计划,谋划布局一批未来产业,其中基因技术位列其中。

03

华大创始人合影(汪建、刘斯奇、于军、杨焕明)

可以说,通过“人类基因组计划”,华大和汪建与基因组学产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发展至今,华大已有20年多的历史,奠定了强大的科研基础,业务覆盖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汪建也因此成为基因组学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

汪建在接受亚历克斯·扎沃洛科的采访时表示,“华大想引领中国未来的模式,引领社会发展,我有这个梦。”

 

02

进入“生命时代”

华大“以成证知”弯道超车

当前,学术界有一种说法,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信息经济之后,人类已经进入生物经济时代。对此汪建表示,“人类进入的不仅仅是生物经济时代,我认为应该叫‘生命时代’,生命时代从为了人类生存、发展的历史阶段脱胎而出,是一个以生命的健康、价值、意义作为未来主要发展方向的时代。而且这个生物经济从现有的眼光来看是无止境的,未来生物经济一定是生态循环经济”。

对于中国的生命科学企业来说,“生命时代”不仅是一个迅速崛起的时代,更是一个实现引领性发展的机遇。

以华大为例,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华大就开始做基因测序。为了不在仪器设备、试剂耗材上受制于人,真正推动生命科学的革命性进步,华大通过并购、消化、吸收,实现了完全自主创新,生产了能一天产出T量级数据的高通量测序仪器。

在过去几年里,华大在测序仪上不仅保持与国际同步,而且在某些领域实现了跨越发展。根据自然指数年度榜单,华大已连续六年夺得亚太地区生命科学产业机构第一。同时,华大还走上了一条“以成证知”的道路,即拿成果来证明认知的一条发展道路。

04

新冠疫情之初,汪建带领华大志愿团队奔赴武汉

例如,通过巨大的应用场景来实现科学突破,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华大在武汉、北京、香港、石家庄、广州做核酸检测,相关技术能力处在不断突破中,从武汉最开始一天做100人份核酸检测样本,到广州一天能做210万人份样本。

“火眼”实验室(核酸检测平台)已在全球近30个国家和地区落地80余座,那不仅仅是气膜,更关键的是里面有华大几乎全套的装备。比如华大高通量自动化病毒核酸提取设备SP-960,通量达到192个样本/80分钟,一人可同时操作3台仪器,大大加快规模化样本检测速度。

05

汪建在北京大兴“火眼”实验室

此外,华大还在部分地区尝试用自主研制的系列高通量设备做大人群的传染病防控、出生缺陷防控、肿瘤防控检测。

“以河北省为例,我们以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每例三百多元的价格,与河北开展合作,将精准医学普惠到每一个县区。作为全国第一个全面采用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技术进行免费产前筛查的省份,河北已初步实现对染色体三体综合征类出生缺陷的全面防控,并将出生缺陷防控范围进一步扩展到遗传性听力障碍。”

“到2020年底,河北全省累计完成无创产前检测60万例、耳聋基因检测43万例。河北作为占全球人口数量近1%的人口大省,将可能成为第一个没有唐氏综合征和聋哑学校新生入学数量大大减少的省份。”汪建表示。

作为一个不断打破传统偏见的“科学狂人”,汪建坦言这些年也遭遇到不少挑战,而最大挑战是如何既顺应当前时代,又超越这个时代,一方面是科技认知的挑战,体现在基础科学领域、应用领域和教育领域的认知和评价滞后;另一方面是社会人文认知的挑战,体现在法律、政策法规,甚至是伦理和道德方面。

面对这些挑战,汪建选择勇往直前,继续致力于基因科技造福更多人。

“就像埃隆·马斯克一样,他们面临着很多阻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取得胜利,并给每个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们将作为先驱者载入史册,他们的名字将家喻户晓。”亚历克斯·扎沃洛科这样写到。

 

03

从“精准治疗”到“精准预防”

“基因科技造福人类”再进一步

“三个百分百:体温检测百分百,核酸检测百分百,疫苗注射百分百”,这些都是为了防控新冠肺炎采取的普遍措施。在抗击新冠疫情过程中,检测和预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06

而对于汪建及华大来说,更希望能同时对结核病、肝炎等传染病以及出生缺陷检测、有确定标志物的肿瘤去进行早期预防、早期检测和早期治疗。汪建表示,“如果病因明确的重大疾病筛查也能像新冠检测一样,检测通量从每天百例提升到每天万例、十万例,价格降下来,通量升上去,就能尽早实现重大高发性疾病早筛的全面覆盖。早筛查、早发现,将生命健康的重心从‘精准治疗’前移到‘精准预防’,预计可以提升人均预期寿命,降低社会卫生总负担。”

在这样的理念下,华大已经让越来越多的患者在早期就及时发现病症,尽可能避免出现更严重后果。以宫颈癌筛查为例,华大在过去做的超过570万例HPV检测中,发现了约56万例阳性受检者,使得她们通过及时进行临床确诊和干预治疗,有效预防了宫颈癌的发生。

不过要实现先天无残、天下少病的伟大目标,汪建强调,“该检测的一个不少,可避免的一个不多。”这样的观点也与其创立华大“基因科技造福人类”的使命和目标不谋而合。

正是这样的理念,让华大做了不少在商业上看来是亏本的举动,例如2003年SARS期间,华大将30万人份试剂盒无偿捐献国家;2004年,华大支援印度洋大海啸的受难者DNA鉴定;2014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汪建派出团队迅速支援,免费提供检测试剂和国产测序仪……

07

2010年王石(左)汪建(右)登顶珠峰

“华大做的这些事情,商业目标只是我们的评价指标之一,并不是终极目标。在我看来,未来,商业本身不应该再成为目标,商业是实现更远大目标的手段。所以企业这个名词需要重新定义,不是为了钱活着,钱是为活着的意义提供条件的。”

在这样的目标下,“中国的埃隆·马斯克”汪建将带领华大,为人类的健康事业,继续“乘风破浪”!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最人物

广告也精彩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